汉川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P2P平台追捧大学生消费

发布时间:2019-09-13 08:29:47 编辑:笔名

虽然消费金融公司的放开进展缓慢,已然有不少公司看上了这个市场。其中在校大学生群体成为消费信用贷款最热衷的对象。

针对大学生群体的分期购物平台趣分期和分期乐前后发布获C轮和B轮融资的消息,规模均在亿级美元。除了资本,P2P平台也对这类资产青睐有加。通过P2P平台进行债权转让也成为这些机构的融资渠道之一。不受传统金融机构待见的消费贷款为什么在大学生人群市场“逆转”?而这个银行信用卡被限制进入的市场究竟能有多优质?

为什么是大学生

9月份刚刚上线的喵贷也是一家分期购物的平台,学生与平台之间签订借款协议后,先由平台把账款付给商家,商家发货,学生则分期向平台还款。跟其他分期商城一样,3C类商品最受学生欢迎。

为什么选中了大学生人群?喵贷CEO孙语默解释,学生群体有很高的成长性,而且违约成本太高,除非是退学,否则不会找不到人,相比之下,社会人士的追偿成本较高。

与前面提到的几家不太一样,6月正式上线的“先花花”提出的口号是大学生信用消费与信用管理平台。

通过构建支付场景,先给用户一定额度,让用户在小额高频的支付中积累信用数据,如在什么地方消费、消费内容、还款情况、消费逻辑与个人是否一致等等,以此形成用户的信用值判断,给他一个信用评分。之后,用户就可以根据信用评分来获得较为大额的分期。

先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崔毅龙解释,他们的思路在于以信用支付替代校园卡之外的现金支付,例如吃饭、买衣服、唱歌、配眼镜等,以消费数据来建立信用评估模型。

“我们更看重的是筛出一些优质用户,在他们大学毕业后持续提供服务。”崔毅龙说。

这一群体之所以受到关注,他表示一是因为面向白领的消费信贷产品通常需要牌照,消费金融公司又局限于十几个试点城市,学生市场相对比较封闭;二是一般认为学生比较单纯,没有污点;再一个原因就是学生更容易冲动消费。

在校园消费金融的市场,信用卡仍未成为主流。2009年,银监会曾经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明确要求不得向未满18周岁的学生发放信用卡。对已满18周岁但无固定工作、无稳定收入来源的学生发放信用卡时,须落实第二还款来源,这大大提升了学生信用卡的门槛。

“从经验来看,任何一个人群中都有信用不良的人。只是以往对学生群体授信一直比较严。因为他们的自制力比较差,容易过度借贷。”一位曾经在银行信用卡中心工作,现在一家P2P平台从事风控的人士认为,从2009年到现在已经有了比较大的变化。一方面是信用教育在推进,信用环境在改善,就业等都需要参考征信情况;另一方面学生更成熟,父母收入也相对提高。

该人士表示,银行被劝阻进校园,针对在校的岁的人群就出现了市场机会。从学生身份特点来看,只要能够通过学信、面签等手段核实他的身份,欺诈性就比较小。“做学生贷款,也是提前培养市场,因为这些学生很快就会就业,有稳定的收入,也会有新的资金需求。”

信用“优等生”的风险

学生群体“性本善”,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喵贷和先花花都遇到过逾期未还款的情况。

孙语默解释,一开始的逾期有很多原因,比如不熟悉产品,或者学生在收到提示短信时,并没有意识到推迟一两天还款有什么差别。但在一两次之后,逾期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对于小额的基础授信,先花花是通过远程技术手段来进行反欺诈和风控,大额分期则会上门面签。与前者的信用评估模型不同,喵贷的风控审核需要同步的线上信息采集和线下面签。

“纯线上是不能实现的,无论前期沟通、渠道及线下商户开发,还是风险审查、催还款都会延伸到线下。”孙语默表示,目前线下团队包括了风控、渠道、商务等部门,具体到学生是否真实在校,住在哪,都会有线下的人员上门确认、拍照。

针对授信额度的判断,孙语默解释,主要是以所在学校及所在城市的平均收入水平划定基础额度,再由个人提供信用加分的信息项,同时会考虑历史纪录和在还的情况。平均授信大概每个月在几百元左右。

因为看起来似乎不需要特殊资源,崔毅龙认为市场被炒火了,有些人没有看懂就进入了市场。

“现在市场上做分期的有五六十家,每个月都有新的机构冒出来。而市场做得最久的公司也只有一年多时间,市场后期的风险点还没有显现。”他表示,前期的消费金融公司在这个市场已经花了很多学费去调整风控体系,成本并不低。

在他看来,分期商城的竞争要更加激烈,因为“分期类产品,用户更多看的是哪家东西便宜,不是说看谁的服务好,相比于品牌依赖,便偏向于产品依赖”,而“在校大学生3千万,其实是有明确上限的”。

如何避免学生的过度消费,也是他们担忧的一个问题,崔毅龙举例表示,这正是目前他们推分期比较谨慎的原因。

虽然业务在法律架构上没有问题,但他认为,可能会引起来自教育部门和监管层过早或不必要的关注。”他说。

P2P成资金渠道?

除了对学生客户的争夺,资金对这些服务机构来说似乎并不是难题。对抵押物的偏好不亚于银行的P2P平台,对大学生的消费信贷资产十分看好

上述P2P风控人士就表示,他们目前对接了两家这样的机构。“最初考察时,我们看了前期数据觉得‘不难看’,才确定了合作。只要没有过度举债,风险基本可控。”

理财范的平台上目前有一家合作的大学生分期商城——分期范,合作时间只有3个月。根据对方提供的保证金和业务模式分析,理财范给出的授信计划在1000万元,现在的存量业务不到20万。项目以6个月到1年期为主,额度集中在几千元。如果发生逾期,会使用保证金代偿。

理财范COO叶映辉表示,目前的合作先由分期范形成债权后,再通过理财范平台转让。他解释,债权转让实际是一个试错,来测量分期范的账期、回款、不良情况。之后可能会将业务拓宽,以投资人的资金直接对接借款项目,把中间收益让给投资人。

之所以选择这样的资产,他解释主要是为了在企业借款之外,丰富投资人的资产配置。而且也因为学生群体辨识度比较高,借款项目中学生的学校和专业也都会列出来。“相比把钱借给企业,投资人对学生的资金支持在心理预期、犹豫期限等各方面相对更好。”

而上述P2P风控人士则认为,P2P平台所能提供的融资仍有限,也不是所有的平台都愿意收受这样的资产。他们自己的平台每月合作的债权项目可能还不足分期商城产能的1/10。

“这类机构主要还是靠回款形成的现金流,而且我们猜测投资方除了股权投资也会有部分债权投资,另外还有信托等多种融资方式,不可能单靠P2P。他们下的债权比例可能更大。”他分析称。

从目前P2P平台上的相关项目收益来看,基本在年化12%左右。有学生消费贷款的负责人表示,分期产品的资金成本一般在年化12%-15%之间,再加上运营成本和坏账覆盖等,学生的资金成本很难降下来,6期的信用贷款年化费率在30%左右,最常见的12期年化费率在42%左右。

之所以信用支付的成本比较高,崔毅龙表示,很大程度都是用来覆盖信用成本。“现在只有央行可以提供个人征信报告,显示历史的贷记账户还款情况,但对于大多数信用处于中间层的人来说,并没有很大的参考意义。”他表示,民间机构,包括消费金融公司会利用社保数据或公积金数据来进行快速的信用判断。金融机构有足够多的高净值用户,没有动力去创新,也受制于各种业务规则。消费类信贷一方面要靠征信,一方面要靠消费习惯的养成。

福州牛皮癣
三亚治疗精囊炎费用
滁州治疗阳痿费用
韶关去胎记费用
贵州银屑病医院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