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川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青帝 第一百九十章 进士的价值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6:56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百九十章 进士的价值

山林葱郁林木,流淌的溪流,鸟鸣清亮,使人觉得淡泊高远。

三百人左右停在了一处山前,叶青遥看远处

,觉得赶过来的公门捕头钟倾梁似有些冷淡,只是拱了拱手,行个礼就不言语了。

周风见场面有点冷场,就指着前面说着:“这就是旗本山,你看这片山势平缓,中间一山却陡峭,相对险要,里面连着家属在内有上千人,但可战之人只有三百左右”

“而且岑二此人是厢兵出身,武艺不错还不说,练兵还是有些章法,你看这些栅栏就相模相样。

众人都是沉吟,这强攻的话,死伤必会非常惨重。

众人都是向看叶青,叶青却问着:“此贼见官兵前来,为何不逃?”

“公子,里面有家属,很难快速转移,沿途我们公门,和他们探察者交战了几场,显是见我们人数不多,这岑二却是不惧,”

进山后,为防这些绿林高手埋伏袭击,不少六扇门的人左右巡查,可以看出,这些公门的人,还是相对精锐,善于追踪,配合,侦察。

叶青颌首,目光看向了周围,以及山坡上,这是一片片开垦的田地,虽有些不成章法,但也种上了粮食,略一估计有上千亩之多。

叶青目光微闪,再看过去,只见一股灰带白的气运弥漫,又透着一丝红,略有所思。

本来这类人,个人或有气运,整体多半是杂沓不堪,似灰似烟,说不到气运,这是因为虽称兄道弟,却难以真正形成体制。

大凡贼团,农民起义军,都是这样,有气,但就是简单集合,很难形成真正的“气运”

但这股气运虽有灰气,这是由于山贼的身份,这些气运却形成了整劲,形成了合力,这就有了“体制”,哪怕是非常初级,才能透出一丝红。

当下就说着:“此人心怀大志呐,不是普通盗贼。”

说着就吩咐:“写副招降书,就说本官是七品观察使,有权受降,愿意降了,可以杀北魏兵赎罪,只要立功,说不定还可得个官身。”

众人都是一惊,钟倾梁更是露出不满的神色,不过却没有说话。

片刻,就有着弓手射了一箭进去,对面一阵骚动,有个小山贼下去,拾了箭书,快速回去,显是报告了。

等了片刻,一个中年人出来,站在寨墙上,把箭折了。

见此,钟倾梁脸带不屑,斜眼看着叶青,叶青却不动声色,叹着:“一念之差,就是生死之别,何苦?”

当下吩咐:“穿甲”

“难道要强攻?”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迟疑着批甲,戴上铁盔,虽这时只有着皮甲,江晨这时见着自己的兵有些慌乱,连连呵斥,又是鼓舞,让军心稍稍安定下来,可还是不复昨夜的那股气。

叶青知道是昨天死了二十三人的缘故,自己队里有十七人,十七人已占了叶家军的一成了,因此虽获胜,却反而士气跌了些。

这就是训剃日训练,没上经过多次战场弊端,真的要打,还可以冲一次,要是冲不下,就立刻泄了这股军气了。

叶青却不以为意,昨天是见血,已经见过了,那这次就要作弊了,当下号令:“弓手上前”

总计三十个弓手有些不安,还是排阵上前,抵达到了三十步前,这恰是战斗的临界点。

叶青这才对周风笑说:“下面你就知道进士的厉害了。”

说着,就突取出一张道符,只用手一挥,无火自燃,一道红光弥漫,笼罩着这三十个弓手。

接着叶青就吩咐:“射”

三十弓手,突感觉自己眼神锐利,臂力大增,信心百倍,只听“噗噗”连声,一片箭雨射了过去

只这一瞬间,山寨上站的贼兵,就有十几个被射中。

一个积年老匪吴显才,武功不错,被魁首招揽了,现在充任火长,突听破空之声,急速一闪,利箭自耳侧擦过。

不过右面的一个贼兵,一箭射中脑门,顿时哼都不哼,当场气绝。

而左面的一个贼兵,却胸口中了一箭,仰天栽倒在地,一时不死,大声惨叫着,拼命想捂住伤口

岑二有五根箭对着他,射的又准又狠,不过他身影一闪,却避开了四根,一支箭射中了左胸,只是身披铁甲,非常厚实,堪堪射穿,没进到肉内。

岑二大惊:“快闪避”。

叶青命令:“再射”

“噗,噗”,又是一片惨叫,几人射翻在地,血肉模糊,很多人都滚在地上长声惨叫,顿时寨墙上就再也没有人敢冒首,只是惊喊着:“神射手,神射手”

一些积年老匪顿时心胆俱裂,在武林生涯中,他们最怕的就是遇到官方的神射手,多谢“大侠”都栽在了神射手集中射击下,顿时纷纷躲避,躲在寨石后不敢动弹,也就谈不上形成对官兵威胁。

而下面的官兵,顿时士气大震,欢呼起来,叶青这才对周风说着:“周风,你看怎么样?”

周风心悦诚服,说着:“恭喜公子首战告捷,旗开得胜”

心里却暗叹,这符他并不陌生,却是最简单的“增益符”,能在短时间内增益各方面的力量,这些弓手不过是普通,但用了这符,顿时就变成了神射手

只是这种道符虽简单,每年朝廷配给不过寥寥,这时周风才深刻理解到了进士天人的意义。

进士有权修行各种各样道法,只要少许施展,就可改变局部战场

一侧的钟倾梁,表情凝固,说不出话来。

叶青含着冷笑,道法显世的世界,天庭控制世界,岂是无因?

中举中进士就可恩泽家族,被世人看重,岂是无因?

也许是和平久了,有些人却忘记了这点

不单是这些山贼忘记这点,就算自己内部的人,也有不少人忘记这点,想想也是,三年进士才三十三人,又有几人真正知道进士的威力和价值?

叶青扫了一眼这个钟倾梁,这人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就有些敌意,只是这战后乖乖服了,也许无事,要是再有什么花样,就斩了此人就是。

不管这人有什么后台,自己堂堂榜眼公,又是在战时,杀就杀了,当下不再寻思这人,淡淡吩咐弓手:“你们再上前十步”

弓手都是战意昂扬,应着:“再前十步”

这个距离就非常近了,这些山贼坐不住了,话说岑二是学过兵法的,墙上自少不了滚石檑木,也少不了几个射手,这时就要上前砸下。

可是这时,用不着叶青吩咐,只见二个弓手弯弓,只听“噗噗”二声,二支箭自不同角度,一支射入这人眼窝,一支射在胸口,顿时惨叫跌飞了出去――还有几个都吓得身子缩了回去。

趁这个机会,江晨领军逼近了十步。

上面响起叫骂声,又有个高手不死心,跳了出来,只见几支长箭射来,这人用刀一拨,却是拨开了,下面贼人正是欢呼,却听着“噗噗”二声,七八支箭一起射过,这人阻挡了三根,还有四支却射个正中,刺穿入肉的声音令人胆寒,撕心裂肺的跌了下去。

顿时山匪鸦雀无声,害怕的喘不过气来。

趁这个机会,只见五个公门的人已抵达了低矮寨墙,点燃了火舌,迅速退了回去,才退回,只听“轰”的一声,半片墙塌了下去。

这实际上就是单纯的陶火雷,对付石墙很难起效,但对付这些寨墙却正是合适,本来是公门破入那些大侠家宅家墙时用着,这时就用在这里了。

叶青再次取出一张道符,无风点燃,只见着红光一闪,所有的步兵和长枪兵都是全身一震,觉得使不完的力气,和训练一样,江晨大喝:“上枪”

“杀。”长枪兵蜂拥而入,他们不管山匪是使的什么刀法剑法,只是一起举起五米的长枪刺去。

连连惨叫,长枪入肉声令人胆寒,接着就是刀盾兵和公门的人涌入,也被加持了一张。

里面一片喊杀声,叶青冷笑对周风说着:“你看,高手很了不起么?只要一张符,就抵得十年苦修”

周风只得苦笑应是,他虽不知道地球,但产生了和地球上一样的感觉:“苦修十年,一枪毙命

这道法也是一样,三张道符,就批量产生了上百高手,虽这效果只能维持一刻时间,但在生死战斗时,已绰绰有余了。

面对道法,武功的确是落后了。

叶青心里也不胜感慨,这就是为什么这世界很少有农民起义军胜利的原因,有着道法支持,再多民众都只能凭血肉之躯受死

这时,巡骑营结成阵形,一阵风掠过,马匹急冲而上,锋利的马刀砍了下去,顿时又有着连连惨叫。

岑二见了,眼睛通红,高呼一声:“兄弟们,别忘了我们家人就在后面,杀啊”

这声号召,使得散乱的山贼精神一震,砍杀了上来,双方冲撞在一起,都是搏命撕杀起来。

这时,江晨一声怒吼,却找上了岑二,两人顿时拼杀起来,叶青笑吟吟的观看着,并不上前帮忙

前世横扫应州的虎将,难道连一个匪首都杀不得么?

江苏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盐城白斑疯医院
广元白癜风治疗费用
江苏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盐城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