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川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美狐难驯之小妖不识仙 第一百五十三章 嗜血温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9:55 编辑:笔名

美狐难驯之小妖不识仙 第一百五十三章 嗜血温情

白悠兮从未见过这般模样的师父,手臂被抓着的那部分也被他的手心传染发热,便一时慌了神,想要施法强硬打开,谁知兰陵面无表情,对白悠兮的花拳绣腿视而不见,一把拉过那只手臂,挑着裸露的手腕处就一口咬了下去。

手腕处的皮肉本就纤嫩,也比较薄,兰陵此时无甚感情,更不会顾及到白悠兮会有什么感情,一口齐白的牙齿深深烙下,溢出饱满的血珠来,细如小流,红若玛瑙。

白悠兮自小便怕皮肉之痛,看着别人受伤都会有头皮发麻之感。

就连当日她手臂被烧伤,伤口触目惊心不说,疼痛之感还麻痹了她半个身子,那时她是日日咬着被子睡的。

兰陵咬得重,白悠兮嘶嘶抽着气,只感觉师父的唇贴着自己冰凉的手腕,体内的血液正汩汩流入他唇齿间。

大事不好,师傅吸血了!

白悠兮身子往后缩,兰陵抱着她的手腕也往前走,她如今脱不开身,只得一步退一步,让师父一步跟一步,唯一不妙的是她的血得当诱饵。

两人便一前一后出了房门,白悠兮望着外头的池子,想着是不是应该把师父扔下去,毕竟按照现在的情况,估计他一池子水都喝得完,后又觉得这样对师父着实太不敬了,要是师傅醒来责怪她,或者加重了他的病情,那可就完蛋了。

她前思后想,不得其法,直到她觉得眼前有些晕,自己筋脉里头的血仍在流入兰陵口中,她才觉得大事不好了,赶紧汲了池中水浇到他身上。

“哗——”水花溅落,兰陵放开白悠兮的手腕,却如兽一般舔着自己身上清凉的水珠。

白悠兮得以脱身,立刻给自己止了血,胸口起伏,脸色已经有些苍白。

借着冬日晚上的月光,她望清了蹲坐在地上的兰陵神尊,那番模样着实不该是神尊该有的:皎白月光照到他苍白如纸的脸上,唇角鲜血彷如曼珠沙华,有种妖异的美感。眼神苍茫而不知所措,前襟尽湿,贴着胸口,乌黑如绸的青丝如一束束烟雨般柔软的细纱铺在他略显清瘦的肩胛骨上,白悠兮仿若见到大雨泠泠,白玉生烟,九天落尘的清辉洒在他身上。

“师父……”白悠兮见不得他如此痛苦,喊了他十几声,他舔完衣袖上的水,似是方才尝到了甜头,复又抓起白悠兮另一只胳膊,急急要咬下去。

白悠兮哪里肯任他咬,便使劲拦住了兰陵的头,使出浑身解数将两人的位置往池子边拉扯,咬咬牙:师父,看来只能把你丢进池子里了。

只是这个时候,兰陵意识一晃,摇了摇头,眼神里面倒映出白悠兮的影子,似有回转之相。

白悠兮见他犯迷糊,趁机一把推开他,拯救出自己完好的那只手臂

,却在来回撕扯之间一把拉下了兰陵肩头的衣服。

沿着脖颈而下,香肩线条如秀刀裁削过,一半锁骨凹凸尽显。

月下水边,暗影浮动,兰芝清香,男子低垂着头,发丝零落,颈边皮肤凝白无比,黑白之间,倾城妖孽。

热气直直望脸上鼻子上涌,白悠兮一手遮住眼睛,一手摸了摸鼻子,确定没有血再自动流出来之后,才敢悄悄靠近兰陵神尊,仍旧遮着眼睛替他把拉下的衣服又拉回去。

“罪过罪过……师父莫怪师父莫怪。我什么都没看见!”

她现在明白当日西天梵境的如来为何总说“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了,师父这般清净无欲的九天神祇,平日里白衣飘飘,如临云端,当真要是妖媚起来,着实一点都不比妖烬那个祸水妖孽差。

她咽了咽口水,脑子里一团浆糊,不知是该晕还是该清醒。

只是兰陵此刻却清醒得比她早。

墙边传来微弱声音:“……兮儿?你在干什么?”

白悠兮赶紧把拉衣服的手从师父身上移开,再看兰陵一脸匪夷所思的模样,心虚解释道:“师父你刚才说想喝水,你房间的水又不够了,我便把你带出来喝水。”

兰陵望了望自己湿答答的衣服,想支撑着身子起来,白悠兮赶紧上前搀扶:“师父您慢点。”

兰陵站直,闭目叹道:“为师身染重疾,天下又无良药。恐怕命不久矣……”

白悠兮知道师父病重,却不知是要到这等地步了,眼中一热,说:“诸神上回前来,师父何以不道出实情,让他们替你医治呢?”

“为师一副残躯,不该再接受他们的修为。为师故去之后,六界必生祸乱,若诸神将修为用于医治我这死人,岂不是暴殄天物。”

“师父您怎么会故去呢?师父您是上古神祇,六界至尊,该与天地同寿……”

兰陵意味深长望着身边的白悠兮,一手抬起,仍旧低头温柔地替她理顺发丝,他指尖很热,有些颤颤,问道:“方才为师……可有做出伤人之事?”

白悠兮摇摇头,把手悄悄放到身后,笑道:“师父只是想喝水,就乖乖和我出来了。”

兰陵便安心许多。

夜深,白悠兮回了自己房间,脑中又在谋划明日同白莲神女盗千年雪莲一事,想着想着,便想到了师父今日不同于往日的虚弱模样,摸上手腕上的伤口,只觉得神经一番番牵扯着她的心脏。

以往每次她罹难,从丹霞殿比试,到兰花池溺水,到瘟疫高烧,每每她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总能化险为夷醒过来,每次醒过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总是兰陵神尊。

他护她,守她,总是替她除去一身伤痛,收留她为万人羡慕的嫡传弟子,让她住在尊贵无比的神尊,如长辈,亦师亦友。

只是……

她蓦地想起在人界,错把他当赤初夏而拥抱他的感觉,一次次腻在他怀里的感觉,乃至拉着他的袖子,牵着他的手的感觉,甚至方才,他的唇吮吸着她腕间的血液,都仿佛有电流酥麻她全身,让她无法移动一步,无法思考。

她的脸突然烧的火热。

这种感觉奇妙而美好,如坠云端。

巢湖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廊坊好的性病医院
乌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巢湖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廊坊好的治性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