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川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丹枫黄秀才魂魄奇遇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32:41 编辑:笔名

第一章    有一书生,秉性正直,疾恶如仇;文才锦绣,才高八斗,不会曲委,多次参考,都是龙榜无名。一天,在友人家喝了酒,大醉回家,半途摔倒后沉昏不醒,被家人抬回后躺在床上,只是迷睡。  书生一跤跌倒,觉得自己变作了一块石头,接着被人搬起。听得有人说:“我找到了一块上等好玉!”有十好几人上来围观,众人七嘴八舌都说:“果然好玉!”那个搬他的壮汉,把他用一块黄布包裹好,放进一个袋囊中,背在身上摇摇晃晃地走了。书生大声喊:“这是哪儿,你们想干什么?我是黄秀才!”他急暴地狂叫着,别人却无动于衷。  他听一个汉子说:“王六你来了,又得好玉了?”叫王六的说:“张老板,您看我今个得的这块玉怎么样?我觉得成色是最好的!”黄秀才感觉到被放在柜台上,被王六从袋囊中取出,打开包裹,眼前一下子亮了。他看到一个花白胡须的老头把他抱起,凑过脸面仔细地看他;来回地翻转着,口中啧啧称奇,连连夸奖说:“好玉!好玉!难得!难得!”黄秀才这个气,大骂:“呸!不认得你家黄大爷么?竟敢对我如此无礼!你们俩给我滚开!”他二人根本没有理睬他,继续拿着他翻过来调过去地把玩。只听王六说:“张老板给个好价吧。”那个张老板说:“是块好玉,在名家手里雕琢出来是个无价珍品,八百两纹银。”王六说:“在这个矿百年难遇,一千两吧!”张老板沉思一会儿说:“我也不会亏待了你,我说个价就不要再争执,九百两足银!”王六说:“好吧,以后我得了好玉,还会来咱这玉行。”张老板付了银票,王六走了。黄秀才大怒,骂道:“你们这两个狗男女,把老爷当成物品卖了,看我不上公堂告你二人拐卖人口之罪!”他喊破喉咙也是无济于事。  黄秀才看到张老板写了一贴笺札,又把他包好提着走出门去,黄秀才骂道:“你提着老爷往哪儿去!你把老爷放下好好恭敬!”他觉得张老板带着他上了马,飞驰了一会儿,张老板下了马,听到张老板说:“这位军爷,我是‘珍稀堂’的,这是我的名柬,我要见知府大人,烦您通报一声。”军门道:“什么‘珍稀堂,假稀堂’大老爷谁也不见!”张老板笑着说:“军爷,这是二十两,莫嫌少,买壶酒喝。”军门说:“好吧!我就给你跑一趟,见不见你,得看大老爷怎么吩咐!”等候多时,军门出来说:“你跟我来!”张老板跟着军门转弯拐角走了一会儿,听军门说,“禀大老爷,把求见之人带到。”有个威严的声音说:“着他进来。”张老板紧忙趋前,跪倒磕头说:“小民张有德拜见知府大老爷。”知府大人说:“嗯、你要见本府有何事情?”张老板把黄秀才举过头顶说:“小民得了一块旷世奇玉,不敢擅自独用,特来献给官府。”知府一听说:“噢,亏你有此敬贡之心,把奇玉拿来本府察鉴。”有书童过来把黄秀才接去,放在书案,把包裹打开。黄秀才看到一个肥头大耳,戴纱帽之人,把他拿在手中细细观看,时时点头。黄秀才骂道:“你这狗官!你看大爷怎的!”这时,知府说:“是块好玉,张有德起来说话。”张有德说:“谢知府大老爷。”恭身站立。知府询问说:“你还有话要对本府讲么?”张有德又忙跪下说:“小人有心腹之言要禀告。”知府把手一摆,书童和军门都下去了。知府对张有德说:“有何心腹之言?”张有德再次磕头说:“求大老爷法外开恩,我有小婿,前时因与邻争执,不想误伤人命,至今被押在死囚牢中,求老爷给他再造之恩,感激不尽,终生不忘。”知府听后,脸色一沉说:“是前时那件霸占邻家田地,又伙同人把邻家打死的那个吴国贵么?”张有德说:“正是小婿,求大老爷开恩斡旋,这里还有二千两银票,不成敬意,请知府大老爷笑纳。”说着从怀中把银票取出放在桌案上。知府大人用眼球瞟了瞟银票,脸色缓和说:“这个吴国贵,太没有王法!行恶乡里,夙有劣名,闹出人命关天的大案来,酌情处理有点棘手啊,你先回去,本府自有公断!”张有德谢恩而出。黄秀才气炸了肺,大骂:“狗官!你这是当的什么官,你贪赃枉法,你这个狗贪官,圣人的教诲,朝纲法纪你都忘了么?你们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奸佞小人,狗男女!气死你家大爷了!”大骂张有德:“你把大爷提来,原来是利用大爷做坏事,你这个狗娘养的,坏了良心的人渣败类,你们这两个畜生,牛马不如的家伙,都该斩首示众!”嗓子吼破也是不起丝毫作用。  知府等张有德走后,拿着银票,看着玉石,自己嘿嘿地笑了一阵,自言自语:“好块珍宝,我要献给朝廷,圣上爱玉成癖,一定喜欢,龙颜大悦,我又要升官喽!啊,哈、哈、哈,他突然狂笑三声,把个黄秀才吓了一跳。他更加火气暴发起来,不顾文雅地厉声骂:“你这猪狗杂种,子鼠生的畜生,人间败类!大爷我看到你觉得羞耻!你这该死的禽兽,王八羔子,你还笑!该死!该死!”他在使劲大骂,那知府却一点也没有听到,满面春风,哼着一支曲调,迈着方步走出门去。    第二章    黄秀才见知府走了,他向四周一望,有书橱,古玩架,藤榻圈椅。自己在书案上,他明白了,这是一个书房。过了多时天光暗了下来,外面昏沉沉的。黄秀才想下到地上走一走,他使出最大的劲,也是丝毫不能晃动身子。他骂道:“他奶奶的,我这是怎么了!气死我也!急死我也!”这时有杂乱的脚步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听老爷得了一块珍玉,我来瞧瞧是个什么样儿。迎福,你去房中把灯点着。”“好的!二奶奶,我去点灯。”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答道。一片光照过来,一个人挑着一个灯笼走进来,把书案上的蜡烛点亮。借着烛光黄秀才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家奴,紧跟着进来两个女的,一个珠辉宝气妇人和一个纤弱瘦小的丫环。那个妇人一眼就看到了黄秀才,伸出一只细腻白玉般的手,抚摸着他,听她口中说:“真的这么好哎!光泽温润,无暇斑点杂纹痕迹,我要用它做一双手镯,一对凤钗,还有两只璧佩。”她说着用手来回地摸着,把脸凑到近前,前后左右,扳过来调过去,看个不够。黄秀才气得骂道:“滚开,你把大爷当成物件分割了?你这个油面粉头的贱人!你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么?你离我远点,臭贱货!”这妇人突然停住对玉石的观赏,转头对丫环说:“小桃红,你回去给鹦哥喂喂食,别饿着它,再浇一浇盆里那几株花,老爷在前厅陪客,你到哪里去看一看,就别来接我了,有迎福把我送回去。”那小丫环答应一声走了。  看着丫环走了,那妇人走出房门见小桃红走远了,外面没有人,返回屋内,把门关了。看着家奴迎福说:“老爷在前厅会客,又便宜你这猴崽子了。”说着用手指按着迎福的额门。迎福顺手把妇人搂在怀中,把烛吹灭,抱妇人到榻上,说:“我不会忘了二奶奶的恩惠,我会好好侍奉你的。”黄秀才见此气冲牛斗,又大骂道:“你们这两个衣冠禽兽,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苟且之事!”一时情急竟气昏过去。  不晓得过去了多少时刻,他醒了过来,见房内的灯光又亮了,那位知府坐在书案前在细看他,外面有更夫喊道:“注意灯火,关门上锁,三更天。”门外走进一婢女,年龄不大,端了一盘茶具放到桌案上说:“太太说老爷吃了酒,没有吃茶,叫我给老爷送壶茶来。”知府看了看那个丫环,说:“你是才来的绿珠吧?”那丫环怯怯地回答:“是的。”“你今年多大了?”知府进一步地问。“十六岁了。”那丫环弱弱地答道。那知府站起身来,伸手把丫环的手腕攥住,口中说:“二八少女杨柳腰。”说着用另一只手轻扭着绿珠的嫩腮。眨着醉眼,笑迷迷刚想再说什么。门外书童端一盆水,一步门里,一步门外,在那里犹豫不定。那绿珠见此挣脱开跑了出去。这知府又拿出威严的样子说:“把水端来给我净脚。”这一切又都被黄秀才看到听到,他心中暗想:这些不要脸的衣冠禽兽,怎么骂,他们都不觉羞耻,大爷我还不生气了,却要看看尔等,要所做何事。     第三章    黄秀才见那知府洗完脚,写了一张信札,叫书童把自己包好,然后听二人离去。一时清静了,他想:“我在好友家吃酒,半途摔了一跤,怎么成了一块好玉,又遭遇这些古怪之事,这是一个幻境,不是真实,不去想他,即如此则安之。”他一平心静气,竟然蒙蒙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黄秀才听到有几匹马蹄奔跑声,觉得自己颠波摇摆,眼前黑乎乎的;自己像是在一个盒子里装着,被人驼在马上。突听一尖细声音的人说:“李总管,老爷差我们去京城,不知几日能到?”嘿嘿一声笑过,有个宏亮的声音说:“平日里在府衙中整日的忙,今日这差事,我们也松缓松缓,在道上有一处地方,那才叫好呢!兄弟们,到时我领你们去逛一逛。”又有一人嗓音有点粗哑的人说:“李总管,我二人跟着你,心里好高兴啊!”这人的声音很近。黄秀才想:“我原来和此人同乘一匹马,这三人是要把我送往京城献给皇上,也好,我正要谒见皇帝而苦于没有机缘,这次能进宫见驾,化作玉石也为不冤!”  他听得三人夜宿晓行,陆走水航,已有二十多余日。一日进入一片喧噪之地,想必是来到一处镇市。听得宏亮的声音说:“兄弟们,此地就是那好玩之处,我们找一处酒家,好好地喝一场,歇歇脚,夜里兄弟们跟我去‘春宵楼’潇洒一宿,你们说怎么样啊?”二人同声说:“愿听总管吩咐。”听得三人找了一酒家,把他提到楼馆放在一边,他们饮酒胡吹。他懒得去听那些粗言鄙语,就收神静心,安闲以待。  听得三人喝的酩酊之后,又吃茶胡侃,又过多时,宏亮的声音说:“兄弟们,收拾收拾我们走,只要你二人听我的,今夜我们潇洒了,还会有财神保佑。”二人说:“一切听总管所命。”觉得又被提起,晃晃悠悠的。李总管说:“过了前面那条街,转个弯就到了,我有一事,你二人跟我到一僻静之处相商,按着我说的办,定有好处,那边有个荒落的小庙,我们去合计一下。”他三人来到荒芜小庙停了下来,聚在一簇,把玉石包放在脚跟前。黄秀才听他三人要干不地道之事,正要想明白所干何为,刚好把他放到身边,恰合心意,心中暗喜。  只听那李总管说:“整年在府中应差,我们难得出来乐耍一耍。往年我上京城路过此地一趟,知道此地繁华似锦,热闹非凡。若不在此尽性潇洒一回,过后岂不悔之,因此和二位兄弟共享欢乐,也可无亏今生。怎奈府爷所给盘缠有限,挤兑不出玩乐之资,这要靠我三人自己掏包,想我们都是拖家带口,囊中拮据,哪有烟花闲钱。故此我有一个计谋,和两位兄弟从长计议。若是两位兄弟愿在此玩上一玩,我就把计谋说出,若是两位兄弟不愿在此潇洒,那我就不说此计。两位兄弟你们说如何?”那二人说:“此地是举国有名的烟花盛地,我三人有幸得此机缘岂能错过,有何良策请总管明示。”那总管说:“我们今夜要去‘春宵楼’宿歇,切记不要说出我等真实乡籍,和真实姓名,以及所去哪里。我这里有六颗药丸每人两颗,两颗各一大一小;药丸叫做‘沉魂丹’我们和那里的娼妓完事后,就说是保身丹,我们吃小的,让她等服大的,使她等服下,此药可让她们沉睡到次日午时方醒。我们等她熟睡之时,把她们的值钱之物搜出,密带身上,次日,我等一早就溜之大吉,岂不妙哉!”那二人说:“怎么说她等才肯服我们的药丸?”那总管说:“如此这么,这么办。”二人听罢,连声称:“妙!妙!”三人计议周全,起身奔‘春宵楼’而来。此三人之言全被黄秀才听了个详细,心胸气愤,怎奈无计可使,只有痛骂一阵。    第四章    听得三人随身不离的提着玉石囊来到楼上,管事的老鸨,笑迎前来说:“哎哟哟,三位大爷,快点请房里坐,我们这儿的姑娘个个温柔漂亮,大爷来这儿是来对啦……”说着就去接那个袋囊,说:“大爷的这个袋子,我找个地方给你们存放着,走时再拿。”李总管忙说:“老嬷嬷,这个是我们兄弟吃饭的家什,是不能乱放的,我们要带在身边的。”三位来到房中坐下,有人上好茶水,果食。总管对老鸨说:“知晓这儿的姑娘艳色过人,特来相访,快把出名的美人叫出来,侍奉大爷。”老鸨紧着喊:“红红,珍珍,莲莲,灵灵,快点来伺候客人!”一连趋出来,四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都嗲腔娇气的,分别去坐在这三人腿上。总管说:“你们谁会唱曲,给大爷们唱一段,让大爷爽快爽快!”老鸨说:“她们都行,都会唱,灵灵唱的最好,灵灵你来唱一曲吧。”灵灵说:“那我就唱一曲《打花鼓》让大爷们开心。”那灵灵果然抱出一个琵琶,用手指抚弄了抚弄,清清嗓音就唱了起来。黄秀才静心听她唱道:  打花鼓  写个一字一杆枪,单人独马赶霸王。  赶杀霸王无计奈,拔剑自吻跳乌江。  写了二字二条龙,二郎爷爷吩咐声。  二郎爷爷本领大,花果山上捉妖精。  写个三字三条街,花花丽丽一群差。  上阵不用刀和棒,拾起天子赵王来。  写个四字四游门,提起包黑吓杀人。  陈州放粮回了路,铡了国舅御皇亲。 共 28377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怎么办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
常见的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上一篇:不懂5

下一篇:朝阴公园晨步行